春节平淡期已度过 沿海煤市有望复苏

2014-01-08 来源:陕西糖果派对煤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春节期间(初一之前5天到正月十五)一般是沿海煤炭市场比较疲软的时候,表现在:大量工厂停产放假、煤炭需求大幅下降,所引起的一连串反应是:到达北方港口拉运煤炭的船舶数量减少,北方港口煤炭发运量锐减、库存高攀,下游电厂存煤饱和,拉煤欲望下降,环渤海市场煤交易价格快速回落等等。

从1月18日到2月6日,这20天,北方港口煤炭发运数量明显偏低,据统计,1月18日到2月6日,秦皇岛港日均发运煤炭仅为59.6万吨,对比1月1-17日的发运量,每日发运煤炭减少了7.4万吨。曹妃甸港、国投京唐港春节期间日发运煤炭数量也呈降势。

1.冻车、冻煤、海冰对港口发运带来一定影响。

春节期间,北方沿海地区突降寒流,中等强度冷空气影响了秦皇岛地区,海冰进一步发展。海面航道上和港池内形成了很多一米见方的莲花冰,对航道上进出港的船舶未形成大的影响,但对船舶锚泊具有一定影响。由于航道上出现浮冰,船舶进港靠泊之前,需要港口拖轮进行开道。在每次作业之前,港口拖轮都提前到泊位去破冰,把冰搅碎、搅散,让大船尽早靠、离码头。而船舶装货过程中,排水管易堵塞,港口与船方积极配合,排除故障,保障压舱水的及时排放。

冻车、冻煤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卸车效率,秦皇岛、唐山等港口专门成立了清理冻煤突击队,及时处理卸车现场零下十几摄氏度造成的大块冻煤现象,确保生产卸车线满负荷作业。针对含水高、易粘斗的煤种,港口提前联系铁路部门,在装车前,路方在车皮内喷洒防冻液后再进行装车作业,减少了冻煤的形成。针对一些粘度较大的煤炭,港口方面,一方面,在接卸时,增大翻车机翻卸角度,控制卸车流量;另一方面,派职工用水管及时冲斗,避免转接塔堵斗,影响流程的运行。冬季寒冷天气造成的海冰,以及冻车、冻煤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港口煤炭装卸效率。

2.春节期间,市场疲软,下游库存高攀。

随着国民经济快速发展,工业用电量的增加,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煤炭需求激增,加之大量火电机组不断上马,煤炭消耗增加,迫使下游消费企业大力增加存储煤能力,加大采购力度。尤其沿海火电厂在用煤旺季来临之前就大力存煤,增加存煤数量,电厂纷纷增加堆场垛位,发挥储煤基地作用,到去年11月底,全国重点电厂存煤数量达到8300万吨,存煤可用天数为19天。其中沿海六大电厂存煤总量达到1317万吨,存煤可用天数为21天;存煤的高位促使电厂购煤欲望降低,采购积极性减弱,相应降低了接货价,去年11月份至今年2月初,煤价呈下跌态势。春节期间1月31日,全国主要发电企业的电煤库存为8078万吨,按照1月份平均电煤日耗水平计算,可用天数增加3天,同比增加2569万吨,对市场动力煤价格的压力有所增大。节日期间,各区域电网的负荷下降幅度较大,仅为正常水平的60%左右,可调发电容量满足用电负荷需求。下游地区利用储煤基地大量存煤,既避免了煤荒,也平抑了煤炭价格,使电厂用煤告急的现象减少。以浙能集团为例,去年夏季以来,浙能集团存煤(包括电厂及接卸港、储煤基地存煤)一直在300万吨以上的较高水平,春节期间消耗减少,库存增长更是迅速,目前浙能集团存煤数量高达448万吨,创历史新高,其他电厂:国电、华能、大唐集团沿海电厂存煤数量也处于高位。

受长假以及下游库存偏高因素影响,春节期间,煤炭需求呈现下行趋势,沿海各电力企业主要以拉运同煤、中煤等四大户重点合同电煤为主,市场煤交易低迷,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连续十三周下降,加上大风、大雾恶劣天气影响导致春节期间港口煤炭运输任务有所亏欠。

3.电厂日耗呈现递增,采购欲望有待提高。

从正月初六到目前,电厂日耗呈现明显增势,以沿海六大电力集团为例,正常日耗通常为62-65万吨之间,夏季和冬季用电高峰时曾经达到70万吨。根据数据显示,六大电厂日耗数量,初一前的五天(1月18日)日耗开始下降,到正月初六,降到最低,日耗合计为35.07万吨,随着春节的过完,企业开始陆续复工,初九增加到38.3万吨,正月十一为42.9万吨,正月十四为49.3万吨,正月十五为49.8万吨,到了正月十六为50.1万吨,处于缓慢增加、逐渐恢复的态势,距离其春节前夕的62万吨的正常日耗日益接近。

从目前情况看,国内以及国际经济形势都不好,欧债危机愈演愈烈,欧美等发达国家经济复苏缓慢,国际市场需求不振;国家对高耗能、高污染行业采取控制措施。微观层面,市场需求不旺,各电厂煤炭场存都保持较高水平。因此,2月份,沿海煤炭运输仍面临很多困难,虽然南方大部分地区处于最冷时期,取暖用电、用煤需求小幅增长,但前一段时间,工业用电量下滑较大,煤炭需求总体呈下降趋势,造成电厂存煤和港口存煤飙升。元宵佳节过后,随着节后工业企业的陆续复工,电厂日耗虽然会有所增加,甚至恢复到节前水平,但由于电厂库存普遍高位,日耗虽然恢复,但存煤可用天数仍然很高,不急于补充库存。沿海大部分电厂采取一边维持刚性拉运,一边“吃”库存,来解决燃煤问题。2011年,我国煤炭进口达到1.82亿吨,增长11%,已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煤炭进口国。目前,广州、六横岛等港口进口煤库存很高,可以满足周边地区用煤需求,煤炭进口将对我国内贸煤炭转运产生一定抑制作用。

4.预计三月份,煤炭市场需求会转好。

由于全球经济前景依然不明,欧债危机至今未能见到有效的解决方案,尽管我国货币政策在今年将会稳中偏宽松,但我国整体经济增长将进一步放缓已成定局。同时中央对房地产的调控仍相当坚决,家电、船舶、汽车、铁路等钢材下游行业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普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国内钢材和煤炭的需求并不乐观。

春季结束后,南方大量工业企业恢复生产,重工业用电量有所增加,煤炭消耗和耗电量的提高,电厂日耗煤数量激增,库存会呈现减少态势,煤炭采购欲望会有所提高。而铁路抢运煤炭、积极性犹在,发煤矿站外运量增加,气温回升,便于装卸生产,都将为北方港口煤炭运量回升起到重要作用。今年,铁路新增运能和运量较少,煤炭运输瓶颈仍然存在,将在一定程度上支撑国内煤价,为沿海煤炭市场增添活力。从2月中下旬开始,随着南方工业企业的陆续开工复工,电厂库存消耗较多;3月份,在铁路检修之前,电厂需要增补库存;4月份,大秦线为期一个月的“开天窗”检修,资源供给减少,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市场供求压力。预计从2月底、3月初开始,沿海煤炭市场将出现难得的强劲态势,市场煤交易价格也将会触底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