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汇总会:煤电碰撞五大分歧

2014-01-08 来源:陕西糖果派对煤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12月26日,2012年全国重点电煤合同汇总会于昆明召开,为期5天,目前电煤双方仍在博弈。

“已经与同煤、中煤等煤企签订了合同,与去年一样,今年只定量不定价。”12月26日,连云港电厂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先前参与各大煤企的供需洽谈会,合同差不多签订完毕,昆明汇总会主要是“再沟通沟通感情,同时看看能不能捡些漏子,再签一些量”。

据悉,此次汇总会由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牵头组织,发改委、铁道部等均不出席。待合同汇总结束后,该协会将与电力行业牵头单位,对重点电煤合同进行核实,并提交发改委、铁道部、交通部。

汇总各方面的信息,目前电煤衔接的分歧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重点合同价格、省内电煤价格、政府各种税费的征收、自办电厂煤炭价格的制定、增强合同的严肃性。

“我们是支持国家发改委的政策,但同时也希望电力企业对重点合同和市场煤合同不要挑肥捡瘦,而政府各项不合理的费用能够取消,使得煤炭价格可以降下去。”兖煤集团一位负责人说。

根据发改委的要求,12月29日24时前双方必须完成合同签订。

价格依然成问题

11月29日,国家发改委颁布的煤炭“限价”政策:2012年重点合同煤价格最高涨幅不得超过5%;从2012年1月1日起,要求秦皇岛港等环渤海地区主要港口发热量在5500大卡的市场电煤平仓价最高不得超过每吨800元。

“重点煤不超过5%的涨幅,煤企肯定希望就是5%,4.9%都不行。”前述电企人士称,火电行业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更需承担银行高额利息,重点合同煤价格能涨少一点即可少些亏损。

与历年情况相似,在2012年的电煤谈判中,煤炭企业仍处于强势地位。

12月20日山西2012年铁路重点煤炭供需衔接会上,山西煤销集团明确表示,与往年一样,本次签订的合同中不写具体价格,只写按照国家发改委《关于加强发电用煤价格调控的通知》的精神,具体执行方面,仍由双方每月签订补充协议。

煤企只谈量不谈价的做法与发改委的意图相背。事实上,继11月30日的文件后,12月15日发改委再次下发文件,指明2012年跨省区煤炭产运需衔接中,供需双方签订的煤炭购销合同中,需明确产品质量、价格及违约责任。

“贵州的煤企也没有与我们签订价格。”桂冠电力安全生产部负责人陈德忠告诉记者,贵州目前200元/吨的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尚未取消,是否取消,或是减到什么幅度,仍是未知数,“具体的价格和执行的量还得看贵州方面的政策”。

地方各种“煤炭价格调节基金”的问题,又涉及到省内电煤价格的矛盾。由于地方各种税费无形中推高了煤炭的价格——如山西部分地区的各种税费占到煤价的1/3,另一方面又迫使煤企减少煤炭出省,电煤双方均有不满。

“甚至7000大卡的冶金煤,被当作电煤来用。你可以想象吗,在省内的价格仅为450元/吨,如果卖到湖南、重庆,可以达到750元/吨。”贵州一位煤企人士对此抱怨,多个贵州煤企大半年没有一吨煤可以出省。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发改委不仅对电煤实行出台临时价格干预措施,同时宣布将全面清理整顿涉煤基金和收费。

陈德忠说,国家发改委的文件力度比较大,但关键还得看地方政府的执行力度。

合同执行互有意见

在此次电煤谈判中,许多煤企同时要求电企应增强合同的严肃性,要求电煤合同均衡兑现,月度合同过期作废,同时无论重点煤还是市场煤均应基本实现预付制。

煤企认为,一些电厂超订合同,选择对其有利的合同优先执行,履行合同时随意增减合同数量;在有多种价格合同的情况下,先发运低价合同,其余价格合同少发或者不发,由是严重影响煤炭企业的产销平衡,导致产销脱节。

“煤企在要求我们的同时,也要先律己,譬如看重点合同煤的履行率,是否是100%履行了,哪怕是80%也行。”国电下属河南一电企负责人对此反驳,预付制更不可能,发电企业目前现金流几近崩溃,需要发电才能获得电网付款,“哪有那么多钱预付?”

该电企人士同时表示,月度合同难以具体履行,“发多少电,得由电网说了算”,企业才能由此安排煤炭采购量;同时,煤炭价格面临多方竞争,进口煤价格有时更为低廉,“但国内煤企总不愿意降价”。

桂冠电力证券部主任丘俊海承认,近期已向外国采购一批煤炭,“比现在防城港的价格还便宜几十元/吨”。

目前秦皇岛港和京唐港煤炭平仓价连续下跌,5500大卡山西优混平仓价已跌至810元/吨,距发改委800元/吨的限价仅一步之遥。

另一方面,对于煤矿办电厂的电煤衔接,煤企认为同步提高这部分电厂的电煤价格。前述国电河南电厂人认为,部分煤企自办电厂上网电价低于社会平均水平,自产价格按照市场煤价计算,实际即是让自办电厂享受社会平均上网电价,“煤企又多一份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