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产量加快向“三西”集中 未来需求增速放缓

2014-01-08 来源:陕西糖果派对煤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原煤产量整体较快增长资源加快向“三西”集中

受需求持续快速增长,煤价震荡上扬等因素影响,2011年,我国原煤产量继续保持了快速增长势头。据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数据显示,前8个月,我国累计完成原煤产量24.6亿吨,同比增长16.7%,月均原煤产量3.08亿吨。据此保守估计,2011年全年我国煤炭产量将突破37亿吨,按照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去年34.1亿吨的基数测算,2011年全年原煤产量将同比增加3亿吨以上,同比增幅将在9%~10%左右。

在全国原煤产量整体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的情况下,煤炭供应的区域结构也在发生重大变化,原煤产量进一步向蒙西、山西、陕西等“三西”地区集中。来自各省区煤炭主管部门的数据显示,2011年前10个月,蒙西、山西、陕西分别完成原煤产量56979万吨、70978万吨和33365万吨,较去年同期分别增加13815万吨、11775万吨和4233万吨,分别增长32.0%、19.9%和14.5%。前10个月,“三西”地区原煤产量合计同比增加29823万吨,增长22.7%。预计2011年全年,蒙西、山西、陕西将分别完成原煤产量69100万吨、85600万吨和40000万吨,同比分别增长约16700万吨、11500万吨和4400万吨,增幅分别约为32.1%、15.5%和12.4%。预计“三西”地区原煤产量合计同比增加3.26亿吨左右,增幅约为20%。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今年全国原煤产量增量主要集中在了“三西”地区,这意味着内蒙古、陕西煤炭外运压力进一步加大。同时,由于其他省(市、区)原煤产量增长潜力较小,“三西”地区所承担的保障全国煤炭供应的压力也在不断加大。

主要高耗能产品产量快速增长煤炭需求保持旺盛

2011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各地发展热情高涨,固定资产投资继续快速增长,受此影响,电力、钢铁、水泥、玻璃、合成氨等主要高耗能产品产量均保持了较快增长势头,煤炭需求继续保持旺盛态势。

首先,火电发电量和建材产量快速增长,带动动力煤需求持续旺盛。由于国民经济继续较快增长,

电力需求较为旺盛。前10个月,全国规模以上发电企业累计发电量3818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25%。同时,由于年初以来,华北、长江中下游以及西南地区接连遭遇严重干旱,水电出力持续受阻,前10个月,规模以上水电企业累计发电量5175亿千瓦时,同比减少2.22%。火电和水电是我国最为重要的两大电源,二者装机容量占我国总发电装机容量的95%以上,水电出力受阻,自然就需要火电增加出力来弥补电力供应缺口。前10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火电企业累计发电量3152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4.26%。预计全年火电发电量同比增长14%以上,火电增长将带动发电耗煤量同比增长约10%左右。

此外,受固定资产投资较快增长,尤其是房地产投资继续快速增长等因素影响,前10个月水泥产量完成170405万吨,同比增长18%。预计全年水泥产量将达到20亿吨以上,同比增长17%以上。预计全年水泥行业耗煤量也将同比增长10%以上。

其次,钢铁产量快速增长,炼焦用煤和高炉冶炼喷吹煤需求较为旺盛。由于2011年是“十二五”

开局之年,各地发展经济的积极性都很高,固定资产投资继续保持较高水平。其中,尤其是中西部地区,由于其基础设施比较落后,固定资产投资增幅整体高于全国水平,带动钢材、水泥等建材需求快速增长。前10个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24.9%,其中,青海、贵州、甘肃三省固定资产完成额同比增幅均达到了40%以上,宁夏、新疆、重庆、山西以及湖北等中西部省区增幅也达到了30%以上。前10个月,全国累计完成生铁和粗钢产量53650万吨和58078万吨,同比分别增长10.5%和11.1%,虽然10月份以来钢铁产量有所回落,但预计全年生铁和粗钢产量同比增幅仍将在10%左右。受钢铁产量快速增长带动,前10个月累计完成焦炭产量35802万吨,同比增长13.38%,即便10月份之后焦炭产量有所回落,预计全年焦炭产量同比增幅也将超过10%。生铁、粗钢、焦炭产量同比快速增长,带动炼焦煤和喷吹煤需求快速增长,预计2011年全年炼焦煤和喷吹煤需求量增幅也将在10%左右。

最后,合成氨、尿素产量转降为升,带动无烟块煤需求继续增长。1、2月份,由于市场行情不好,合成氨、尿素产量双双延续了去年下半年以来的较低水平;进入3月份之后,由于国内春耕用肥高峰逐步临近,春耕备肥需求增加,同时国际市场尿素价格逐步进入新一轮上升通道,国内尿素价格也跟着快速上扬,国内合成氨、尿素产量明显攀升;进入下半年之后,虽然受政策限制,尿素出口大幅下滑,但由于国内外尿素价格整体较高,合成氨、尿素产量依然保持了较高水平。前10个月,累计完成合成氨和尿素产量4252万吨和2229万吨,同比分别增长6.76%和3.05%。虽然受需求回落、价格下滑影响,11、12月合成氨和尿素产量可能会有所回落,但预计全年合成氨和尿素产量同比增幅均将高于前10个月水平,合成氨和尿素产量双双实现由降转升。虽然随着合成氨生产工艺不断改进提升,原料煤中烟煤和褐煤所占比重不断增加,但山西、山东、河南等尿素主产区合成氨气化用煤主要仍然是无烟块煤,合成氨、尿素产量转降为升之后,必然会带动无烟块煤需求不同程度增长。

明年原煤产量继续保持增长跨省煤炭运输压力增大

近年来,受益于煤价不断震荡上扬,煤炭行业盈利能力整体较强,行业固定资产投资持续保持了较快增长势头,这对保证煤炭产能和产量继续保持增长势头至关重要。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6年以来,煤炭开采及洗选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始终保持在23%以上,且大多位于23%~26%之间,2011年前10个月煤炭开采及洗选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4.9%,超过去年同期3.2个百分点。“十一五”期间部分投资新建矿井在2012年将会陆续建成投产,从而保障全国原煤总产量继续保持增长。

虽然煤炭行业固定资产投资总量仍然保持快速增长势头,但是产能投资增长可能已经有所放缓。由于近年来煤炭资源整合快速推进,大型煤炭企业对兼并重组矿井的技改投入快速增加;大型煤炭企业为了实现经济转型,积极延伸煤炭产业链,对下游产业投资不断增加;为了提高煤炭入洗率,近年来多数在建矿井同时配备了同等规模的洗煤厂,洗选设备投资增加。此外,由于大量小煤矿被关闭整合,之前可能存在的表外产能投资没有了。因此,煤炭新增产能投资可能已经有所放缓,未来煤炭产量增长也将有所放缓。

2011年,新增煤炭产量主要集中在“三西”地区并非偶然现象,这与我国煤炭资源分布密切相关。可以预见的是,2012年我国新增煤炭产量仍将主要集中在山西、内蒙古、陕西、新疆等省区,跨省区煤炭运输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煤炭进口有望在2011年水平上基本保持平稳

2011年,我国煤炭进口量将达到1.7亿吨左右,进口依存度达到4.5%左右。随着我国煤炭进口不断增加,国内外煤市的相互影响也进一步增强,进口煤对国内煤市的补充作用也日益明显。如果进口量下降,国内煤价很快就会做出反应而上涨,2011年3月份开始的那轮煤价上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煤炭进口下降导致的。也就是说,我国经济发展已经离不开那部分进口煤,如果我国经济能够在目前基础上继续保持较快增长,2012年煤炭进口量显著下降的可能性不大。

2012年,我国进口煤量不可能显著下降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国内“西煤东运、北煤南运”铁路瓶颈仍然存在。目前铁路运力难以满足华东和东南沿海地区用户全部用煤需求,这些地区部分用煤企业仍然需求依靠进口煤来满足自身需求。

我国煤炭进口经过2009年和2010年连续两年快速增长之后,2011年已经明显放缓。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国际市场主要煤炭出口国产量和出口量增长较慢。近年来,澳大利亚、印尼、俄罗斯、美国、南非、哥伦比亚、加拿大等7大煤炭出口国中,除了印尼煤炭产量增长相对较快之外,其它国家煤炭产量增长均比较慢,年均增幅多在3%以下。产量增长较慢,自然导致出口增长潜力不大,2011年以上7大主要煤炭出口国出口量就没有出现明显增加。

2011年,日本地震和海啸导致短期煤炭需求下滑,随着日本经济逐步恢复,2012年煤炭进口需求势必会增加。在国际市场资源增长潜力不大的情况下,日本进口增加,意味着国际市场竞争也会随之增加。不过,如果世界经济遭遇类似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的极端情况,我国煤炭进口再次大幅增长的可能性也不大。

煤炭需求继续增长增速较2011年或将有所放缓

煤炭需求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家经济发展情况,尤其是像我国这样的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阶段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速度的快慢直接决定着煤炭需求增长。毫无疑问,2012年,我国经济将继续保持增长势头,但是由于国内外经济形势日趋复杂,我国经济增长速度或将有所放慢,煤炭需求增长也将适当放缓。

2012年,我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将更加严峻。由于欧债危机迟迟不能得到有效解决,而且风险还在不断扩大,此外,欧元区经济增长乏力,美国等其他主要经济体前景同样疲软。这种情况下,欧美国家势必会加大贸易保护力度,我国出口难度将进一步加大,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或将明显减弱。

国内方面,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加快转变发展方式也会继续导致投资增长放缓,同时,出口增长放缓必然会波及到国内实体经济,导致实体经济投资和产出增长放慢。物价水平居高不下,以及相关“限购”政策又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消费者的消费意愿,导致消费增长乏力。经济增长放缓,尤其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放缓将直接抑制煤炭需求增长。

国内煤价上涨动力减弱走势将更多取决于国际煤价

单从国内市场来看,由于煤炭新增产能仍将逐步释放,煤炭产量能够继续保持一定幅度的增长,而受经济结构调整加快,经济增长放慢等因素影响,煤炭需求增速可能会有所放缓。如果国际煤价能够在目前基础上保持相对平稳运行的话,国内煤价本身上涨动力并不足。

明年国际煤价走势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可能继续下跌,也可能回升,当然也有可能继续维持窄幅震荡。如果欧债危机愈演愈烈,最终导致欧元区实体经济出现明显下滑,并波及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话,国际市场能源需求必然会出现下滑,届时,石油、煤炭等能源价格也将会出现回调。但是,经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将更加有能力协同救市,所以这种假设成为事实的概率相对较小。相反,国际煤价上涨的概率反而较大。为了给市场提供充足的流动性,当前主要经济体仍然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部分经济体甚至再度启动了量化宽松,这给国际市场能源价格上涨埋下了隐患。此外,从目前来看,2011年开始的“阿拉伯之春”远未结束,继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之后,叙利亚和伊朗局势又在不断升温,伊朗作为全球重要产油国,未来如果因其局势发生重大变化,导致原油供应受到影响的话,在投机资金炒作下,国际油价必然会大幅攀升。如果国际油价大幅攀升,煤价必然受到影响,国际煤价上涨会通过影响进出口传导至国内,带动国内煤价上涨。

因此,综合来看,单从国内市场来看,明年煤价上涨动力不足,国内煤价走势或将更多的取决于国际煤价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