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煤炭交易中心

2014-01-08 来源:陕西糖果派对煤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刚刚过去的7、8月份,煤炭市场旺季不旺,热点寥寥无几,煤炭交易中心却歪打正着成了媒体和业界关注的焦点,多家媒体均对煤炭交易中心建设和运行情况进行了报道。

2005年,国务院曾经提出,要加快建立以全国煤炭交易中心为主体,以区域市场为补充,以网络技术为平台,有利于政府宏观调控、市场主体自由交易的现代化煤炭交易体系。目前,除了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中心、广州华南煤炭交易中心等几个分别依托煤炭主产区、中转港和重要消费地的交易中心之外,挂牌营业的其它区域性煤炭交易中心还有很多,比如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陕西煤炭交易中心、北方煤炭交易中心、西南煤炭交易中心、鲁中煤炭交易中心等等。此外,各地建设煤炭交易中心的热情依然高涨,许多地方相继提出了自己的煤炭交易中心建设计划。多年过去了,煤炭交易中心建设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交易市场整体运行情况并不理想,交易中心的各项功能远远没有得到发挥。为什么这些交易市场整体运行不好?是中国不需要煤炭交易市场?如果需要,需要什么样的交易市场?

交易市场,通俗的讲,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买卖双方进行商品交易的一个场所。如此说来,市场化的煤炭交易同样需要交易市场。但是,现实情况并非这样,煤炭有其自身的特点,绝大多数的煤炭不需要通过交易中心进行交易。

第一,长期协议是煤炭供求双方的最佳选择。无论是国际市场上国与国之间的煤炭贸易,还是主要发达国家国内的煤炭贸易,供求双方签订长期供求协议是较为普遍的做法。这样既能保证煤炭企业拥有稳定的销售渠道,又能保障用煤企业煤炭稳定供应,最大限度的降低双方交易成本。当前,煤炭和下游主要用煤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无疑给双方企业直接签订长期供求协议进一步奠定了基础,创造了条件。可以预想到,当煤炭价格逐步完全市场化之后,长期协议必将成为煤电双方的共同选择。

第二,煤炭消费的持续性也为煤炭供求双方直接建立合作关系创造了条件。在我国,煤炭主要作为原料和燃料用于工业消费,近年来,工业用煤量占煤炭消费总量的比重已经接近95%。由于工业生产一般来说具备较好的持续性,其煤炭需求不仅连续,而且稳定,这从根本上决定了用煤工业企业可以和煤矿或贸易商直接建立合作关系,进而建立长期合作关系。

第三,煤炭消费相对集中和大规模的特点也为供求双方直接对接创造了条件。我国工业耗煤量占煤炭消费总量的比重接近95%,其中,电力、钢铁、建材、化工等四大行业耗煤量占煤炭消费总量的比重就高达80%以上,可见,我国煤炭消费集中程度非常高。除了用煤行业集中之外,单个企业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单个企业的耗煤量也在不断提高。这都为煤炭供求双方直接对接,建立长期供求关系创造了条件。

第四,与下游产业配套的煤炭资源越来越多,这部分煤炭属于内部调配或内部交易,不需要通过市场来进行。一方面,近年来,为了发展地方经济,部分煤炭主产区明文规定,上马煤炭项目必须同步建设煤炭转化项目,并要求原煤就地转化率必须达到50%以上。另一方面,由于近年来煤炭价格持续上涨,下游企业向上延伸产业链的欲望强烈,在煤炭资源整合过程中,中央政府也鼓励电力、冶金、化工等行业企业以产权为纽带、以股份制为主要形式参与煤炭企业的兼并重组。因此,越来越多的煤炭资源有了与之配套的下游产业,内部交易或内部调配的煤炭数量日益增加。

正因为绝大多数的煤炭交易都不需要或者交易双方不想通过交易中心来进行,才最终导致多数交易中心交易量非常有限,交易中心的各方面功能难以得到有效发挥。

绝大多数的交易不需要通过交易中心来进行并不等于交易中心没有存在的必要。毕竟市场上总是会存在相当部分供需规模较小的“散户”,他们希望通过交易中心及时掌握交易信息,并通过交易中心达成交易。此外,交易中心还被各方面赋予了价格发现的功能。也就是说,交易中心有存在的需要,并且交易中心需要发挥两大功能,一是为供求双方提供交易平台;二是价格发现。

笔者认为,为了更好的实现交易市场的功能,我们需要建立两种不同类型的交易中心,这两种交易中心分别承担着两大功能。一种是以为供求双方提供交易平台,促成供求双方交易为目的的交易中心,另一种是以虚拟交易为主,实现价格发现功能为目的的交易中心。前者是区域性的,为当地部分中小煤炭供需企业提供交易信息、最终促成双方现货交易,这类交易中心应该在一定程度上禁止电子交易,从而减弱市场炒作氛围。

目前包括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北方煤炭交易中心、陕西煤炭交易中心和鲁中煤炭交易中心在内的大部分区域性煤炭交易中心均是此种类型的交易中心,北方煤炭交易中心实行的是煤炭挂牌交易、陕西煤炭交易中心是拍卖交易、鲁中煤炭交易中心则是煤炭商铺交易、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同时采取商铺和拍卖两种方式,共同点是他们均是煤炭现货交易。可能部分此种类型交易中心的远景目标仍然是发展电子交易,但是笔者认为,未来相关主管部门可能会对其进行更加严格的规范。

此外,由于此种类型的交易中心基本上均是区域性的,所以应该将其与煤炭储备基地更好的集合起来,同时发挥煤炭现货储备和煤炭交易中心的功能。后者是全国性的,或者是准全国性的,制定标准化的电子交易合约,进行煤炭期货交易或电子交易,吸引煤炭产运销各个环节的市场主体参与其中,同时引入市场投资者或投机者,提高合约的流动性,实现煤炭价格发现功能。

考虑到中国煤炭市场目前的特殊情况――铁路运力瓶颈使产地市场和中转地市场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分裂。笔者认为可以尝试同时选择在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和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进行煤炭期货交易或电子交易。一个合约标的选择大同5500大卡动力煤坑口含税价,另一个合约标的选择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平仓价。之所以选择在主产区和主要中转地进行煤炭期货交易或电子交易,主要是因为这些地方更贴近市场。

通过以上分析不难看出,随着煤炭市场化的不断推进,我国需要建设煤炭交易中心,而且是需要建设两种不同类型的交易中心。值得高兴的是,目前各地已经进行了一些有益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