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能源开采交给有能力的企业

2014-01-08 来源:陕西糖果派对煤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前几天,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了煤矿企业兼并重组问题,提出在产煤省份有步骤地推进这项工作,促进煤炭产业持续健康发展,促进煤炭资源合理保护和科学开发。

这不禁让人想起前一阵子山西、继而是河南整合煤炭资源的事情,记得当时媒体讨论得热火朝天,非议也很多,大谈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民营和国有的关系,甚至某省和某省的关系,声讨者有之,质疑者有之,等着看热闹的更有之,大有“网”情激愤、山雨欲来之意。但从实际情况看,山西煤炭整合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据报道,山西煤炭在经历短暂下降后,2009年以来产量逐月上行,经济效益良好,资源得到有效开发利用,各方面利益关系处理妥帖,更重要的是,百万吨死亡率降低40%,使我们在享用煤炭带来光明和力量的时候,多少能心安理得一些。

不仅是煤炭资源整合引来了纷纷议论,其他很多事情,只要是牵涉到国有国营、兼并重组、产业集中等,就一定有很多人、尤其是一些所谓的“学者”出来说事。就拿稀土来讲,邓小平同志早就讲过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但就是这个中国为数不多的极其重要的优势战略资源,多年以来,“稀土只卖了个稀饭价”,等我们想要借鉴一些国家掌控石油、铁矿石、天然气的手法,整治混乱的稀土开发、生产、出口时,不仅一些国际舆论大为不满,叫嚷着要到世界贸易组织起诉云云,也有不少国内人士跟着起哄,大意是不符合经济学规律、要占住市场等。之所以说“大意”,是因为他们所谓的看法,实在让人没法看完。

出现这样的情况,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简略看,是不是有这样几条:首先,利益不同,所谓“屁股决定脑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这无可厚非。其次,网络推动,网络是舆论的收集器和放大器,难免众说纷纭,但却不见得反映真实民意。一些网络公关公司拿人钱财,然后雇“网络打手”炒热某个议题,造成舆论一边倒的假象向政府施压,这种事例已见怪不怪;

还有一份材料说,同样的议题,在网络调查中观点可能十分狂热,但如果是实际调查,则要客观理性得多。这说明,网络的匿名性、虚拟性、上网人群的局限性造成了观点的偏颇。第三,人云亦云,从众是多数人之常情,有的完全是条件反射,“为反对而反对”、“习惯性反对”。第四,出名需要,欲求语不惊人死不休之效果,自然是越激烈越好,越奇谈怪论越好。第五,中毒太深,一些人学了西方经济学的皮毛,盲目推崇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忘记了政府管制经济学、福利经济学、公共经济学等也是西方经济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犯了“市场原教旨主义”的错,中了“自由竞争能摆平所有事”的毒。

在上述几方面因素的推动下,很多从当前、从长远看都是利国利民的事情,却被扣上了“国进民退”、恶化投资环境的帽子而大加讨伐,很有些“舆论暴力”的意思。但所有清醒理智、没有利益关联的人都明白,能源资源开发就应该“大进小退”、“优进劣退”,如果国有经济有“大”、“优”的优势,就可以“国进民退”,这也是市场经济的发展必然。

从理论上讲,能源资源行业大多符合自然垄断行业的基本特征,比较适合集中起来经营,有利于生态环境保护、有利于先进技术和管理的采用。比如资料显示,一些小煤窑的回采率只有10%~15%,而大矿回采率一般都在60%~70%或者更高,如此明显的对比,估计不容否认。而且,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西方普遍对自由经济理论和实践进行了反思,最近,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等著名论断是站不住脚的,看不见的手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这只手并不存在。当然,如此彻底的否定不多见,但至少说明,政府管制是有用的,一般领域如此,能源资源领域更应如此。

从实践看,没有哪个国家不把能源资源作为重要的“竞争利器”,事例举不胜举。比如,俄罗斯提出“战略矿产地”的概念,限制外国公司参与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矿产地的勘探开发,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和“俄罗斯石油公司”为主的国有能源企业不断加大对私营能源企业的收购和兼并,并屡屡挥舞能源外交的大棒;比如美国阻止了中海油对优尼科公司的收购,通过颁发行政禁令和法律禁令,禁止在近海开采石油,除中、西墨西哥湾和阿拉斯加沿岸的部分水域外,占全美近海水域85%的大西洋、太平洋和佛罗里达州东墨西哥湾水域均不允许石油开采;比如澳大利亚准备征收“资源超额利润税”;比如世界主要铁矿石资源被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力拓三家掌握,中国钢铁企业深受价格暴涨之苦,等等。

说来说去一句话,对于这些重要的能源资源,政府不能放任不管,应该主要通过市场经济的手段,真正实现“优胜劣汰”,把宝贵的资源交给那些有实力、有技术、有责任的企业,使宝贵的资源得到更充分、更持续、更清洁、更安全的利用,这也有利于斩断煤矿开采开发中千丝万缕的“利益链条”,曝光那些“黑色收入”。也希望那些纯粹自由竞争的拥护者们,多少也有一些国家竞争力的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