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需求激增 陕晋运煤大通道又见“肠梗阻”

2014-01-08 来源:陕西糖果派对煤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神(木)盘(塘)公路是陕西产煤大县神木的一条煤炭出境专用公路,与黄河对岸山西兴县境内的忻(州)黑(峪口)公路对接。自2003年黄河大桥通车后,这条公路便成为陕煤东运的重要通道。年产煤炭过亿吨的陕西神木县,其中有数千万吨要通过山西兴县运往山西、山东、河北、河南等地。

然而,“大堵三六九,小堵天天有”已经成为这条陕晋运煤大通道的真实写照。去年10月,神木公路大拥堵一度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进入今年4月,来往于这条专用公路的运煤司机再次经受了堵车的煎熬,一堵近乎一个月。

截至6月10日,在陕晋交界神(木)盘(塘)公路上持续多日的堵车现象才得到缓解,除部分路段仍会出现间歇性堵车外,其余路段的车辆已能缓慢前行。

据了解,随着夏季电煤运输高峰期的到来,连通陕西神木县和山西省的煤炭外运大通道神盘公路今年再次出现交通严重拥堵情况。神盘公路全段长约58公里,加上延伸段,100公里的道路上滞留运煤大车近6000辆。陕西煤炭产业发展的运输瓶颈引人关注。

神盘“栓塞”久治不愈

陕西省神木县是全国产煤第一大县,2009年全县煤炭产量过亿吨,地方原煤产量为5960万吨。全长58.6公里的神盘公路连接陕西、山西两省,于2002年建成通车,作为一条煤炭出境专用公路,承担80%原煤外运,是西北地区连接华北、东北的交通要道。

近两年,神木公路堵车时有发生。今年4月以来,该路段交通更加紧张。陕西神通路业公司总经理王苍表示,从4月7日开始,神盘公路堵车一直堵到张板崖收费站,大约有50公里,从4月17日以后又一直堵到神木县城,绵延百余公里,拥堵几近一个月。有运煤司机说:“十几公里路走了一天一夜”,还有司机表示被堵了4、5天仍未离开神木县城。

6月5日是神盘公路堵车以来通行情况最好的一天,一天放行的运煤大车就达3900多辆。据悉,平日在这一路段,运煤车辆拥堵少则十几公里,多则几十公里,司机通常需要二至三天时间才能通过。

去年10月,这场蔚为壮观的陕北大堵车已经上演过一次,仅一天一夜,神盘公路拥堵就达58公里,许多运煤司机连续数天被困,吃饭喝水都成了问题。

今年,神盘公路管理部门成立了以一把手为组长的“神盘公路保畅领导小组”,出台了《神盘公路保通保畅 应急预案》,整条公路增设了13个信息点。但这依然未能实现这条陕晋运煤大通道的畅通。

只是常年来往于神盘公路的司机们几经“大堵”加“常堵”的历练,已学会轻易不给自个儿“添堵”。据一位陈姓师傅反映,现在无论哪辆车,必有的装备就是车载MP3,光装歌曲不够,还得装点秦腔、相声小品什么的,“每次运煤都是一场战役”,他如此调侃。

铁路外运新增不足

公路运输煤炭,在国外已经很少采用。具有运力大、成本低、全天候等诸多优点的铁路运输在输煤大省陕西难道“不受青睐”?其根本原因,是陕西省煤炭生产的增速大大超出了铁路运力的增速。

数据显示,去年1-10月份,陕西省铁路发运煤炭累计4510.9万吨,铁路运量仅占同期煤炭总产量的22%。虽然铁路运力同比还增加了149.3万吨,同比增长3.42%,但这样的小幅增长远远无法适应煤炭产量的快速增长,大量煤炭外运依赖公路。

神木县所在的榆林市在“十二五”规划中将成为陕西第二大交通枢纽,显然,仅神木县每年上千万吨增速的产量,东出南下出省通道的建设步伐,就不能不急。以神木为例,其县城煤炭外运线路虽有5条,但是其他线路最短的也比神盘公路远200公里,收费还是它的两三倍。据悉,陕西煤化集团今年在神木新投产的三大矿,年增煤炭产量近3000万吨,每天从外地来到神木县运煤的空车就有4000辆次。

俯瞰神盘公路,会发现它形似瓶子。神木和兴县分界的黄河大桥是瓶颈,桥的一边是陕西境内的神盘公路,路宽12米到20米,4车道,犹如瓶身;另一边是山西境内的忻(州)黑(峪口)公路,路宽只有8米多,2车道,正如狭窄的瓶口。

“这就造成运能续接不上,在交接地段必然堵塞。”陕西省公路勘察设计院规划室主任郭江辉这样解释。

目前,神盘公路日车流量是原设计车流量的四倍多,进入忻黑公路后更翻番为原设计的八倍,加上路况复杂容易造成人为堵塞,新设的煤检站也加剧了这条公路的“肠梗阻”。

缓堵还需标本兼治

6月8日开始,神盘公路拥堵有所缓解,离境拉煤大车有序通行。据神木县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张勇介绍,7日离境大车3400余辆,入境大车2960余辆,8日进出的车辆与7日大致持平。

据了解,为疏导拥堵,目前神盘路上交警24小时执勤,每10公里就有一辆警车,160多名交警轮换上岗,带队领导24小时坚守。

6月7日,陕西神木县和山西兴县经过共同协商,决定采取分流、加大巡查力度、尽快改造“瓶颈”路段等10条措施,还将探索合作、合资模式,从根本上解决堵车问题。

从山西省交通部门了解到,山西今年将动工修条新路和神盘公路接轨,明年通车。而陕西省交通部门的有关领导曾表示,将争取将神盘公路建设成高等级的公路甚至高速公路,彻底畅通这条交通要道。

3月,榆林市出台了《榆林市铁路中长期发展规划》。按规划,到2030年,榆林市境内的铁路总里程将达1694公里,超过现有里程总长一倍多,形成“三横两纵”通江达海的铁路干线骨架。

但由于目前煤矿扩能改造的进度很快,而铁路修建从设计到使用的周期都较长,煤炭资源产量和运输调剂不匹配的矛盾在一定时期内仍将存在。因此有专家建议,提高煤炭的就地转换率也可作为一种缓解瓶颈矛盾的途径,变输煤为输电或工业产品,还能提高原煤附加值。

“神华—陶氏榆林循环经济煤炭综合利用项目落地神木就是在做大高端。” 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4月在北京表示。据悉,在神华陶氏项目中,煤炭资源被转化为基础化学材料如乙烯和丙烯后,将进一步转化为下游化学产品,广泛应用于衣食住行的日常消费品。

榆林市政府相关人士表示,2008年榆林市地方原煤转化率达到28.8%(不包括神华集团所产原煤),较2002年提高了22个百分点,而陕西省政府最新和神华集团、中煤集团签订的合作协议均要求煤炭的就地转化率不能低于50%。